灵魂的每一面都是动人答案

白夜(十三)

冯河:

13




私立医院的特护病房。


父亲受伤很重,炸弹里爆出的钢珠嵌进他身体里,情况不容乐观,万幸还有口气在,至于车里的钟鸣,直接被当场炸死了。


你的头脑一片混乱,手机响个不停,医生、亲戚、父亲的各路朋友,无数个声音在耳边叽叽喳喳。派去调查的人来回话,事故原因是车体内部装了炸弹,应该是之前在4S店保养时被做了手脚。可那家店的员工毫不知情,店里的监控也早就坏了——还是没查出个所以然。


你烦躁地挥挥手,强行把心里的念头暂时搁置。正好父亲的律师来了,带你和吴亦凡去了一间安静的客房——父亲情况未卜,他是来公布遗嘱的。


你看着身旁的吴亦凡。他被父亲护在怀里,受伤不重,只脸上擦出了血痕,已经结痂了。他穿着一件墨色的针织衫,侧着头若有所思,脸色苍白,眉间微蹙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
律师宣读了父亲最新的一份遗嘱:你获得几个主要公司的领导权和若干股份,除此之外大部分的酒店、球场和其他产业的主要股份都留给了吴亦凡,差不多能占到总资产的70%。


听到这些,吴亦凡的表情非常复杂,除了惊讶之外还有很多别的情绪,但他只是惨淡地笑了笑:“以上全部,我放弃。”


律师毕竟职业素养过硬,在显著的震惊后从公文包里掏出例行预备的放弃遗产声明书。吴亦凡很干脆地签了字,说了声“我去看看他”就推门出去了。


你没有阻拦他。身体和精神都疲惫到极点,你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掏出一根烟点燃,细长的深色烟身很熟悉,是寿百年的黑俄罗斯。


你靠窗坐着,强迫症一般地凝视着窗外阴沉的天空。不知过了多久,乌云越聚越密,压得天低风急。远处响起沉闷的雷声,云中散落下淅淅沥沥的雨丝,这是一场并不让人愉悦的春雨。


路旁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你看到吴亦凡走出了大门,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箱子,正是父亲带回KRV时用的。他披着一件单薄的风衣,似乎在门口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头也没回地迈开步伐,风衣下摆在身后飘飘荡荡,带着自己唯一的伙伴走进了朦朦的烟雨中,直到消失在道路尽头。


你怔怔地看了许久,终于强打起精神走进父亲的病房。他依然在痛楚地沉睡着,和你刚才离开时的情形别无二致。只是床头柜上多了两样东西,一个是装着名贵戒指的小盒子,另外还有一张折叠的宣纸,你把它打开,毛笔字迹工工整整,稚拙但仍见笔锋,只是中间有被液体晕开又晾干的皱皱巴巴的痕迹——上面写着父亲的名字。


 


几天后,父亲终于醒了。他说话还有困难,慢吞吞地问你吴亦凡的情况。


你坐在他身边,低声告诉他吴亦凡没事,然后思忖半晌,还是说了出来,心里撕裂一般的疼痛:“有件事需要告诉您。吴亦凡……他本名叫李嘉恒,是李祁阳的孙子。”


父亲先是震惊地皱起眉头,随后陷入沉默,仿佛过了很久很久,才费力地笑了笑,脸上皱纹深壑,瞬间老了十岁:“这都是……咳,都是报应。”


输液瓶发出了缓慢的滴答声,你们谁都没有说话,各自在回忆中沉浮。恍惚之间,耳边响起父亲叹息一般的声音:“……这个傻孩子啊。”


 


你魂魄出窍一般地回到空荡荡的家里,走进书房,坐在父亲的位置上,心中一片茫然。


那些光怪陆离的情景像走马灯一般在你的眼前里回旋着。透过窗外惨白的夜色,你仿佛看到吴亦凡在长久的等待后终于迎来时机,看到他伴着City of stars的歌声走出4S店,看到他把头埋得低低的,一笔一划地写父亲的名字,看到他在汽车发动前的最后一刻冲出大门,声音颤抖着发出挽留,看到他擦干眼泪走进特护病房,在父亲的鬓角上印下最后一吻,决绝地转身离去——多么奇怪,这些事情你从未目睹,却好像亲身经历一般地印在脑海里。而那些曾经让你夜不能寐的隐秘情愫和暧昧绮思,就像围绕在塞壬身边的五彩斑斓的泡沫,洄游飘荡,唱着空灵妖异的歌。


大地上万籁俱寂,清澈的柔辉笼罩着孤独冷漠的人间。天光渐明,这漫长的白夜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

就像一切都从未没发生过一样。


 


—Fin—


 


还有些想说的:


-关于灵感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白夜》、电影《玛莲娜》和吴亦凡时尚芭莎拍摄花絮(见前几天所发quote),共同促成了这个俗套的小故事。


-关于阿久。请不要为阿久惋惜,如果大家在看到这段话后稍加留意,大概可以意识到阿久这个人物的奇怪之处:他旁观、偷窥、幻想,却似乎从来没有真正融入过情节。这篇故事取名为《白夜》,就是受到陀氏同名小说的一点点启发——阿久从来就不是故事的主角,他是一个沉迷于想象的看客和说书人,我们透过他的眼睛看到全过程,完整或片面,我们沉浸在虚拟世界中感受人物的悲喜,但是没有能力做出改变。你甚至可以认为整个世界都是由阿久的想象拼凑而成的盛大意淫,他对吴亦凡又爱、又怕、又觊觎、又无力改变的样子,不正是屏幕前的你和我吗?


-关于吴亦凡的选择。刚开始构思的时候,我想写一个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的故事,让他痛快复仇后潇洒离去,后来我改变了主意。命运的捉弄是真的,他写的那句“金剑已沉埋,壮气蒿莱”就是本人背景的写照,他也从没忘记自己的使命;情感带来的动摇也是真的,他时刻感受着父亲的爱,他也回报以爱。他的身世已经足够曲折,实在不忍心让他隔绝于真情的熨帖。因为有爱,他最终一定会选择放弃杀害父亲,因为在我心里,无论是真实还是虚构的吴亦凡,都是一样的敏感而善良。


-最后要感谢可爱的@克洛,在我陷入瓶颈时带给我莫大的鼓励和帮助,让故事得以顺利进行。Love!


P.S. 为了调节写文的心情,更为了向被虐到的大家致歉,接下来会有一篇主父亲母亲的番外(甜的)。



评论

热度(1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