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魂的每一面都是动人答案

Jupiter(三)

米饭:

冯河:



3.








有了滑雪这个共同爱好,接下来就更加顺理成章了。峰会之后,林长云又单独叫吴亦凡出来滑了两次,也没有特别说什么,只是在运动间隙随便聊些滑雪技巧、聊TJ Schiller和Deane,还有吴亦凡喜欢吃的惠灵顿牛排。




吴亦凡自忖在林长云这儿已经稍微进了一步,就在某次往雪场休息站走的路上试探着问他:“林总,其实东海一直是我的Dream company,如果有机会的话……我想到您麾下工作。”说完还睁大眼睛,又期待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,吴亦凡知道林长云看到这种眼神就容易心软。




没想到林长云打量他一下,微笑着说:“你在楚老板那儿干得很好啊,我看他和杨华都挺欣赏你的。好好做,楚军那儿不错的。”




这就相当于拒绝了。吴亦凡碰了一个软钉子,又失落又气愤。到现在依然没有得到林长云的肯定,大概他觉得自己能力不够吧。如果去不了东海,做事就像隔靴搔痒,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自己要的东西呢。因此之后心里一直疙疙瘩瘩的,勉强陪着林长云还设备离开雪场不提。




他不知道的是,林长云之所以拒绝他,完全是因为想着万一吴亦凡来自己公司了,继续相处下去影响不好。几次接触下来,林长云越来越喜欢他,已经动了认真的心思。索性让他就待在楚氏,由楚军这个老熟人罩着,林长云心里也踏实。




林长云开车把吴亦凡送到他公寓楼下,车停稳了,吴亦凡却坐着不动,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,嘴角向下耷拉着。




林长云拉上手刹,侧过身看他:“怎么了小朋友,不高兴?”




吴亦凡瘪了瘪嘴,做了几下深呼吸,然后扭头看着林长云,神态有些恨恨的:“林总,您不让我来东海,是嫌我能力达不到要求吧?当初找工作,东海是唯一一个连面试都没进的,我确实是有点……想不通。”




林长云愣住了,随后大笑起来,揉了揉吴亦凡的头发:“你这孩子,脑子里都在瞎想什么啊。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不让你来的。”




这话一出,实在出乎吴亦凡的意料,还没来得及细思索,就看到林长云一手搭着方向盘,另一手还放在自己头上,剑眉下的眼睛含着笑意注视自己。两人似乎离得过于近了些,他身上那股木质的古龙水味道又顺着袖口飘到鼻尖,一时间只觉得心烦意乱,草草说了句“谢谢林总林总再见”就逃跑一般地下车钻进楼门。




林长云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哑然失笑,有点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,这位小朋友好像有点难搞啊。




当晚吴亦凡躺在床上回忆林长云的态度,尤其是那句“喜欢你才不让你来”。起码说明他对自己不讨厌,要是真的去了东海变成上下级,他就会因为工作的事骂自己了(早就听说这人在工作中气势之强让人不寒而栗),还不如现在这样单纯做个扛滑雪板的跟班。吴亦凡越想越困,迷迷糊糊之间还是略感欣慰,就算不去东海,也许还可以找别的办法。可林长云所说的“喜欢”到底是哪种“喜欢”,他仿佛刻意逃避一样没有深想。




 




然而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林长云没有再联系他。吴亦凡不免有些悻悻,他贵人多忘事,大概说出口的话也是不算数的。实在架不住好奇心旁敲侧击加网络搜索,才知道东海集团总裁林长云带队赴欧,和比利时某重工企业达成战略合作,新闻配图是林长云和一个外国人坐在长桌两边签字的情景,他戴了副眼镜,显得气质更加锐利。吴亦凡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,默默关闭页面。




偏偏女秘书来传话,楚军叫他去办公室。一落座他先夸了夸吴亦凡的工作表现,然后笑眯眯地说,“Kris啊,听说你最近又和云总单独出去滑了几次雪?“




吴亦凡点点头。




“好啊,好!我司有你这样一个全面的人才,我也跟着长面子!云总这个人吧,我相信你也有所耳闻,能力强,架子大,非常不好亲近。以后他再叫你出去玩,你就警醒着点,按着他的喜好来。“楚军手持钢笔一挥一挥的,表情煞有介事。




吴亦凡听得一头黑线,“楚总,他的喜好是什么,望您指点。“




楚军盘点了一下林长云屈指可数展现自己个人喜好的时刻,压低嗓门对吴亦凡说:“你啊,平时一定要顺他的意,不能表现出和他对抗的情绪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千万不要主动提要求,更不要做那种先于他挂电话、先于他扭头就走的没眼力价的傻事。总之就是一个字,要、很、乖!”




吴亦凡没搭腔,默默回忆了曾经和林长云相处时的表现,悲哀地发现上述所有“不能”自己都已经做过了:滑雪的时候和他赌气拼速度还瞪他,主动提出跳槽还惨遭拒绝,最后话没说完就开车门逃跑……总之就是一个字,非、常、惨。




楚军依然兴致勃勃:“多出去玩几次,争取让他对你另眼相看,以后咱们楚氏和东海的合作也更好开展啊!”




吴亦凡暗自腹诽,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了,他大概已经把林长云得罪了。




 




就这么心神不属地晃荡到二月中旬,午后的阳光正照得人昏昏欲睡,吴亦凡突然接到林长云的电话,瞬间惊醒。他手指微微颤抖地摁下接听键,熟悉又陌生的低沉声线在耳边响起:“小朋友,今晚有空吗?请你吃牛排。”




吴亦凡怎敢拒绝,慌忙答应了。林长云让他下班后在公司等着,就不再开口,看来是说完了。




他牢记着楚军的教导,攥着手机迟迟不挂,就等林长云主动挂断。谁知那边也仿佛在等一样,电波两端一片静默,只有两人的呼吸声浅浅相闻。过了几秒,林长云终于笑了一声,“小朋友,还在听?快放下电话去工作啊。”吴亦凡这才“嗳”了一声,缓缓合上了手机,长出一口气。




————




楚老板:我仿佛听见有人说我像个媒婆。


评论

热度(119)

  1. lolitafanfan冯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真的,太喜欢这篇了。原篇里,凡凡在阿久的眼里是个高深莫测目的不明的美人,也许还有一点有意营造的勾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