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魂的每一面都是动人答案

薄荷糖

花青:

*吴磊  吴亦凡*

*勿上升真人*

*莫名其妙的脑洞,吴氏兄弟*

 

 

 

【1】

天气刚热起来,杜鹃花好。正是春光。

 

病床上靠了一个人。

 

从下而上一双瘦长的腿,西装裤,黑色,上身白衬衫,也不笔挺,袖子挽到手肘,衬衣领口看得见板正一条锁骨,颈子往上,男人面无表情。离远了也能嗅出来人身上一股子清凉的薄荷味儿,可能是剃须水的味道。

 

阳光,角度,房间里时光静好。

 

病房外一群护士快要抢破脑袋。给人挂水的,给人端水的,给人量体温的,还想问人要不要帮忙去厕所。

 

长腿病人摁着额头拒绝了这样的好意,她们不是第一波人。

 

没办法。高定衬衫,名牌腕表,衣品还不错,脸蛋身材完美,偏偏性格还温柔。文艺来说这是惊艳时光的存在,耿直说法这叫颜狗的永恒春天。待嫁女青年小鹿乱撞,蠢蠢欲动。

 

护士长戴无框眼睛,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

一会儿走廊风风火火又来人,穿水红色运动外套的高中生,纯黑发带,整个人生气蓬勃,一路笑得乖巧,留下捧心一群老阿姨。

 

进门就收了笑,眼珠可黑,脸色也黑。

 

吴磊肩上书包都来不及摘,往病床一坐,就去碰男人打起石膏的那条腿,伸出去五个手指藏起来三个,力气使成了递减数列,手上多小心翼翼语气就多凶:你怎么弄的?多大的人了!

 

吴亦凡发胶没了,刘海散下来的样子有点脆弱。小车祸。哎你口气怎么那么冲。

 

吴磊僵了一下,再开口就是满不在乎,今天篮球队比赛输了,不行啊?

 

然后他听见吴亦凡笑了一下。

 

很奇怪,吴亦凡没有发出声音,但是吴磊还是发现他笑了。

 

——好像能听见对方嘴角扬起的声音。吴磊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下。多好的五四青年,竟然无聊成这样,该唯物主义一点。

 

 

吴亦凡确实是笑了,自己这个表弟出名的脾气暴,今天还能想起来探望自己,不太容易,他闻见吴磊书包兜里清新的柑橘味道,心情更好。打石膏的腿往床边一挪,伸长手勉为其难的完成了‘摸对方脑袋’这个动作,趁吴磊发呆,又再接再厉去够人身后的一书包橘子。

 

吴磊红着耳朵,伸手来拦。说,我带的是空气清新剂!

 

兵荒马乱,人仰马翻。

 

表弟下盘不稳,脚底打滑,连人带兜怼到了病床上,橘子气味甜丝丝。身残志坚的长腿哥哥反应不及,一把被按倒,后脑勺还忙里偷闲给人护住了,砸在床头木板上就疼的不是特别明显,云里雾里满鼻尖都是水果香味,他听见吴磊一声闷哼,睁眼发现自己的眼前一片黑——这是眼睛上压了对方一片衣角。

 

房间一片静。

 

吴磊睫毛眨一眨,睁开了眼睛。

 

这个角度他刚好能看见吴亦凡的额头,剩下部分都被自己的衣袖遮住了,衣服布料鼓起一个小包,又缓缓陷下去,这是吴亦凡在呼吸,吴磊缓缓把袖子从对方脸上提起来,顺着一路划过,露出眉毛,眼睛,鼻子,再到嘴唇,轻柔的衣料接触他脸上每一处,又随着动作缓缓滑落。吴磊手上戴了一根红绳,下面缀了两颗玉珠,冰冰凉凉,也划过对方面颊,可能是太痒,吴亦凡挣扎了一下,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

吴磊不自在,凶狠狠起身,扔过一个橘子去。

 

吴亦凡撑起身子来剥,橘子又被抢过去,几下剥好,还抽了一张纸递过来。

 

服务周到。吴亦凡指点江山。

 

吴磊别别扭扭出去,说去办出院手续,走到门口想起来正事,回头交代,舅妈出差,让这两天住自己家。

 

护士长就听到那句“住我家”,马不停蹄在笔记本上一通敲打,眼睛放光。

 

吴亦凡靠着床头无奈的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班群里消息水的很快,一群男生约周末出去打球,吴磊被@提示弄得烦,直接退出了聊天界面。

 

死党不死心,发短信过来。

 

【班花都给我们约出来了,你好歹吱个声啊?】

 

一会儿又来两条。

 

【帮帮忙,我跟她保证了你去的。三石!!!】

 

【爹!!!】

 

吴磊笑,回了条语音,问约在哪里。

 

班花,他打开手机,点进了姑娘的朋友圈,都是些比较精致的风景摆拍图,偶尔夹杂一两张自拍,笑得很甜。

 

吴亦凡在窗边打电话,手掌撑着窗台,关节泛白。吴磊听见他流利的英文。

 

把手机放在一边,吴磊抓起耳机戴上,摊开一本练习册。

 

耳机里声音开的很小,他眼里是三角函数几何图案,耳朵里是吴亦凡的动静,一会儿是在地板上艰难挪动的声音,一会儿是敲打电脑键盘的声音。

 

吴磊你真是吴亦凡听力十级。

 

耳机声音调大之前,噪音源凑过来了,吴亦凡瞥一眼桌上的手机,啧啧几声,吴磊一看,自己刚看的姑娘的朋友圈,点进人家自拍的图片还没退出。他有点着急,但又没什么好解释,就伸手去抢。

 

吴亦凡低头,直接把手机递到他手上,笑得揶揄。说你慌什么,姑娘挺可爱的。

 

吴磊把手机关机,低着头嗯一声。

 

吴亦凡还鼓励他一句,你也很可爱。

 

莫名其妙,莫名其妙的误会和莫名其妙的调侃,和自己莫名其妙的辩解欲望。一脑子乱糟糟想法,吴磊攥着耳机表情纠结。

 

那我可能很不可爱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打球那天约得时间早,吴磊晨跑回来,冲凉完了,吴亦凡还没起来。

 

他推门进去,问要不要给人带早餐。

 

吴亦凡正好从床上坐起来,光裸的脊背,两扇漂亮的蝴蝶骨。蝴蝶骨,这个词还是自己上周学来的,本来还不理解,现在看到,男人瘦薄的两片骨头真的类似张翅的蝴蝶。早晨的空气还冰凉,他发觉整个房间都是吴亦凡身上的薄荷味道。

 

吴亦凡一头短发睡得乱糟糟,眼神挺茫然。

 

起来套了个大裤衩,他朝着吴磊走过来,手臂压着他的肩膀,头又垂下来,声音很哑。

 

“起那么早?”

 

吴磊低着头,舌头扫了一圈自己的牙齿,才能咬字清晰。他用手臂围了一下对方的腰,不动声色,吴亦凡完全没觉得两人姿势哪里不对,他晃晃脑袋,告诉吴磊自己想吃馄饨,末了还补一句不加香菜。吴磊手腕在他腰上又蹭了一下,才悄悄放开。他轻轻摩挲自己的手腕,笑出整齐一拍牙齿。

 

知道了,凡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护士长码字,正好敲到一句:

啊,糟糕的未成年人。

 

 

 

 

约得联谊为主的球赛上。

 

班花说在一边看太无聊,要一起打球,马尾一扎姑娘英姿飒爽,竟然也是真会打球。死党那边一直狗腿的给人喂球,吴磊也就随随便便防守。

 

班花不服了,说别让着我。鼓起脸,生气也像撒娇,还露了两颗虎牙。

 

一堆男生腿软了。

 

吴磊还是晃晃悠悠风格,认真打起来他怕伤了人。姑娘杵到他面前来,柳眉竖起,他发现人化了妆,嘴唇粉粉嫩嫩的,莫名想到了先前那次在医院,自己的衣袖划过吴亦凡的嘴唇。

 

姑娘半嗔怒,半羞涩,他开始走神。眼神躲躲闪闪,人家看起来就是害羞。四舍五入就是两人看对眼了。死党捶胸顿足,过来庆祝,锤在吴磊胸口的一圈实打实85公斤级。

 

吴磊被姑娘挽住胳膊,挣开是不给人面子,他就冷着脸没动。盐度十级,给颜值加分,班花姑娘笑得更甜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晚上。吴磊进玄关,家里没开灯。

 

是,爸妈今天有应酬。这样看吴亦凡好像也不在。

 

他提着书包上楼。

 

拐角。

 

再上楼梯。

 

开房间门。

 

落地窗前,吴亦凡站在那里抽烟,黑暗里一点火星。

看到他,吴亦凡没说话,只是又吸了一口烟,浓白的烟从他嘴角溢出来。他叫吴磊不要开灯,吴磊也没有开灯的打算,他放下书包,走过去。

 

没有酒味,吴磊问他为什么不喝酒,他说自己不在家里喝酒。

 

沉默。

 

吴亦凡低低笑了一声,说没事了,你去开灯吧。

 

吴磊没听,凑近了。他听到吴亦凡的呼吸声的距离,他闻见他身上薄荷味道,他捏住了吴亦凡夹着烟的那支手,触手冰凉,他摸到了满手的眼泪。

 

吴亦凡声音还是很哑,他说他收到了父母的离婚协议。吴磊一愣。

 

18年前的离婚协议。他们这时候告诉我,说以前我年纪太小。吴亦凡补充,可能因为抽了太多烟嗓子难受,他轻轻咳了一声。

 

我以为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可是要接受,我发现还是很难。他偏过脸,去看窗外,月光勾勒出他的脸庞轮廓。

 

吴磊没有说话,这事他知道的比吴亦凡早一些,但是看见他这么难受,自己还是没有解决办法。

 

吴亦凡把头转过来,看着他,慢慢笑着。眼睛里漆黑,又好像有光。他把脑袋放在吴磊肩上,发丝纠缠。

 

他说,感情太难了。

 

吴磊用脸颊去蹭他的,两人距离越来越近。他觉得自己在蹭的那块皮肤慢慢变软,变得暖和,热气一蒸,薄荷味道铺天盖地,他微微转过脸,就看见自家表哥安静的两扇睫毛。

 

他回答说,是啊,感情太难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数学课。

 

数学老师有浪漫细胞。借了网上一个梗来讲课。

 

【我爱你】

 

【如果有一个人是我,那么这个人爱你。】

 

逆否命题。

 

【如果有人不爱你,那这个人一定不是我。】

 

 

高中课堂上谈及爱恋,总是要起哄的。死党羡慕嫉妒恨,班花频频往这边看,吴磊皱紧眉头。

 

 

死党课间过来,瞅见他稿纸上写的名字,说这是不是就是你那个三高表哥,高颜值高智商高收入的那个吴亦凡。吴磊想这人狗嘴里吐出象牙来了,骄傲点点头。

 

下一句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

死党说他是不是要出国啊?最近办签证总能看到他。

 

 

吴磊愣住。

 

班花过来问一个发卡好看不好看,吴磊掀了课桌就往外跑。惊世骇俗留下一句我死党比我喜欢你,留下一脸懵的班花死党两人。

 

 

班花给的糖倒是剥了塞进嘴里。

 

毕竟是薄荷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家里人不在。行李也收走。打给自己舅妈还无人接听。

 

他看着手机,咬着牙。打了车,去附近的机场。

 

 

以前这样的情节他看到就要换台,机场发疯一样找人,标准八点档剧情,按照中国大团圆式结局,想追的人一定没上飞机,从哪一根柱子后面闪出来,相视一笑就恍如隔世。

 

 

可是这不是电视剧。

 

 

吴磊满头汗。

 

到底是没敢打对方的电话。

 

期待那边接了电话,告诉自己没走呢。又怕打不通,已经上了飞机。

 

他抱住脑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走回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,家门口巨大的银杏树。

 

和树下的一个人。

 

吴亦凡。

 

吴磊睁大眼睛。他开口吼:

 

【你干嘛去了!】

 

吴亦凡在那边笑,也吼:

 

【拆石膏!】

 

【你为什么突然去办签证?】

 

吴亦凡愣了一下

 

【额我签证丢了……】

 

吴磊已经到了面前。

 

刚拆了石膏的腿难免脆弱,吴亦凡被扑了个正着。银杏树下是一大片草地,吴磊撑起手臂,吴亦凡从下面看他,微微喘气。

 

吴磊凑近他,吴亦凡眨眨眼睛,有点慌乱。

 

吴磊用鼻尖蹭他的颈侧,吐出的气温热。吴亦凡愣着,没躲开,吴磊手捂在他眼睛上,手腕上还是那根红绳。他开口:

 

【感情很难,可是也很简单。】

他现学现用。

【如果有人不喜欢你,那这个人一定不是我。】

 

 

他咬上吴亦凡的嘴唇。剩下的最后一颗薄荷糖用舌头推了过去。

 

 

银杏殷殷,现在整个世界都是薄荷糖味道了。

 






THE END

*护士长:我的眼光没有错

*求仙女评论吹水

 

评论

热度(77)

  1. 妄想月亮花青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灵魂的每一面都是动人答案花青 转载了此文字